当前位置: 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马林:俄国人派来的荷兰人他的故事令人唏嘘

时间:2021-11-25 02:5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这几天,上海法租界巡捕房的警务总监罗兰德萨尔礼有点闹心。 6月2日,新加坡的英国警察机关发来一份电报,电报上说6月1日新加坡的警察抓到了一位名叫约瑟夫的法国人,这个人供认自己是总部设在莫斯科的共产国际的一个信使,警察在他随身携带的文件里发现了一

  这几天,上海法租界巡捕房的警务总监罗兰德萨尔礼有点闹心。

  6月2日,新加坡的英国警察机关发来一份电报,电报上说6月1日新加坡的警察抓到了一位名叫约瑟夫的法国人,这个人供认自己是总部设在莫斯科的共产国际的一个信使,警察在他随身携带的文件里发现了一个纸条:“上海,邮政信箱205号,海伦诺尔”。

  上海租界的英国警方接到了这个电报一查,这个邮箱设在法租界。铁路警察各管一段,租界警察更不能越界,于是这个电报就转给了萨尔礼。

  现在,萨尔礼接到了一个烫手的山芋:俄国人,还是不招惹的好,可也不能让他们在自己的地盘闹事呀。

  俄国人的厉害,法国人是深有体会的,当年的拿破仑厉害不厉害,不还是败在了俄国人的手里么?何况现在,这个四下输出革命的新政权更是惹不起,惹翻了,那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  想到这,他按了一下电铃,一个巡警闻声进来,他对巡警说,你去把黄金荣请来。

  小巡警说了声“是,先生”,转身要走,萨尔礼又说,算了,还是去叫程子卿吧。

  此时青帮大佬黄金荣早已经是法租界警务处唯一的华人督察长了,不过这倒不是萨尔礼打憷他的原因,让人望而生畏的是他在上海滩有数不清的门徒。

  客大欺主,这个道理萨尔礼也是懂的,万一这个青帮头子不给自己面子,那台阶也是不好下的。

  正在这么想着,穿着灰布长衫的包打听程子卿进来了,他一脸的谄笑,对萨尔礼道,总监大人有何吩咐?

  包打听是上海人送给租界里的华人警员的一个专有名词,程子卿实际上是一个探长。

  自从程探长接受萨尔礼交待的任务后,他就开始对这个信箱进行监控,很快,他的目光聚焦在了一个洋人的身上。

  马林,原名亨德里克斯斯内夫利特,1883年5月13日生于荷兰鹿特丹的一个工人家庭。早年参加荷兰社会,1913年前往荷属殖民地爪哇(印尼)开展革命活动,1914年在爪哇创建了印尼社会民,后改组为印尼。1918年马林被荷兰当局驱逐,从此上了西方警察当局的黑名单。

  1920年7月19日,共产国际第二次大会在莫斯科召开,在这次会上,列宁相中了马林,于是他被任命为共产国际驻中国代表。

  1921年3月初,马林离开莫斯科转道维也纳,一到维也纳,他就被关押了6 天,然后驱逐出境。

  从奥地利的维也纳出来,马林到了意大利的威尼斯。4月21日,他从意大利乘坐游轮前往上海,他经停的三地斯里兰卡、新加坡及香港的警察当局都已经得到了此人要路过的通报,通报要求对他严密监视。

  1921年6月4日,早上一上班,萨尔礼就接到了由荷兰驻沪总领事转来的荷兰驻印尼总督府的信函,信函应该是和马林在同一天到的上海,信函里还夹着马林的一张照片。

  萨尔礼正不知下一步该如何处置这事时,程子卿进来告诉他,马林已经于昨日住进永安公司大东旅社32号,今天一早就到荷兰领事馆进行登记,现在正大摇大摆地逛城隍庙呢,而且他的身边还多了一个年轻的俄国人,那人的名字叫瓦西里尼克尔斯基。

  两个赤色分子光天化日之下在他眼皮子下来晃来晃去,这反倒把老萨整得有些“不会了”。

  “Non !”,萨尔礼摇了摇头,“要抓,还轮到你来抓么?一出俄国就抓了。可抓完了怎么办?你们中国人怎么说了?请神容易送神难,对吧?盯着吧,盯紧点,只要不太出格,就不要管他。要是有集会活动,就冲一下,冲散了就好,能离开上海最好,不能去别的地方也行,只要不在法租界,爱哪哪去。”

  7月2日,程子卿来报告:昨天他们在萨坡赛路逮捕了两名可疑人员。从他们的身上搜出两枚炸弹,经审问,他们供述是拿了北洋政府的钱,要把手榴弹扔到开会的地方。

  7月15日,程子卿来报告:昨天马林从大东旅社退了房住进了麦根路(今秣陵路)32 号公寓。

  7月24日,程子卿来报告:昨天晚上马林去法租界法租界贝勒路树德里3号(后称望志路106号,现改兴业路76号)李汉俊的寓所出席了中共一大开幕式。

  7月31,程子卿来报告:昨天马林又到了李汉俊的寓所参加那个已经开了一个礼拜的会,这次马林在里面时间待了很长时间,其间室内众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,他穿着便衣装作找人的样子进去转了一圈。他一出去,那些人就全部离开了法租界,据眼线报告,他们已经去了嘉兴。

  听说这些人已经离开了上海,萨尔礼长出了一口气,他对程子卿说:“法国有结社的自由,他们愿意在哪里开会我们管不着,我只是怕北洋政府的人来搞袭击,也怕马林和那个尼克尔斯基搞事。对了,你们没有动人家的东西吧?“

  程子卿答:“那些人走后我们的人进去搜查了一遍,没有发现什么危险品,只找到一些没有来得及销毁的文件,按您的吩咐,我们没有动。”

  萨尔礼笑了,道:“你的事来了,给人家看好大门直到主人回来。不然,丢了东西你就解释不清了。”

  那天发出警报的人正是马林,当他看到一个穿着灰布长衫的人进来时的一付鬼鬼祟祟的样子,便觉得不对,那人一走,马林就建议会场马上转移。

  但是如果他们不去嘉兴南湖的那条红船上开会,那今天好多的诗歌就缺少了一个重要的意象。

  张是1916年考入的北大,那时陈还是北大的文科学长,老师骂学生什么难听的,学生都得受着。

  见学生不吱声了,老师才消了气,他道:“我们要保留独立自主的权力,就不能拿人家的钱……”

  马林说: “全世界的运动,都应该在第三国际领导之下……中国不能例外。”

  陈独秀听了把桌子一拍,说: “各国革命有各国情况,我们有多大的能力干多大的事,决不让任何人牵着鼻子走。”

  说完,他拿起皮包起身推门而去,把一脸懵逼的马林和他的翻译张太雷扔在了脑后。

  但没过几天,陈独秀还是答应了接受共产国际的活动经费,因为他散布含有“不安全”因素的资料被法租界的巡警逮捕了,而保释他出狱的正是马林。

  1923年9月,在他的努力下“孙逸仙博士代表团”访问苏维埃俄国,这个代表团的团长就是蒋介石。

  访问的结果出乎马林的意料,蒋介石由极左一下子变成了极右。个中原因,不便详说。

  马林在中国的工作很努力,但也很尴尬,这主要是因为他不是俄国人,也未担任苏俄政府的职务,他答应的许多事得不到苏俄的反响。结果事没办成几件,还惹了一身的不是,最后,不能不让位于另一个共产国际的代表鲍罗廷。

  1924年4月,马林因与共产国际东方部的意见不合,辞去共产国际的职务返回荷兰。后来在共产国际和苏联内进行的反托、季联盟的斗争中,他站在托洛茨基一方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局长马林被 西班牙羽毛球名将马林因伤无缘 贵州省政府下发关于马林波等同 西班牙羽毛球名将马林因伤无缘
服务评价  | 诚聘英才  | 友情链接  | 联系我们  | 投诉建议
版权所有:95160商旅网